吉姬与贺岁片《抢婚记》(3)

来源: 作者: 浏览:18333次 评论:9条 2010-01-02 19:44:50

“要知道,完全实现是不可能的,”泓霞姐慢慢地给我分析:“第一,没有那么多人,我们这里总共是3个人,都是女的,一个我,一个化妆师冬冬,一个摄影师小杰,当然我可以再叫一个过来帮忙,但也不可能实现第一场的群缚场面,后面的接吻也不太合适吧,所以你只能节选其中的一部分来做。”  

我虽然心里觉得有点遗憾,但不得不承认泓霞姐的分析有道理。泓霞姐似乎看出了我略带失望的表情,又补充道:“拍一个好的DV,都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大量的道具,分镜头剧本,一般没有2万元是打不下来的,我们这种1千多元的成本,只能尽量做到能做的,让你尽可能地尽兴吧,毕竟来一次不容易啊”。我连连点头称是。  

“那么,你现在想好了吗,是拍DV还是照片?”  

“坦率地讲,我还没有个准主意”,我挠了挠头,“拍DV当然最好了,但是照片我也想要。”说来有趣,自己做乙方项目经理的时候,总是尽量去说服甲方缩小项目的scope,以控制成本,保证项目的成功。现在轮到自己做甲方了,也不免犯了“贪大求全”的毛病。  

本次度假项目的项目经理泓霞姐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不过得分开算噢,DVDV,照片归照片,当然化妆和服装是一次的,可以优惠。如果你费用没有什么问题的话……  

“没有太大问题,出来玩就是要尽兴嘛”,我飞快地在脑子里估算了一下费用,觉得在预算范围内,就欣然同意。做了多年项目经理,项目预备金早就准备好了,我也认准泓霞姐不是那种狮子大开口的人,也就懒得象工作中那样扮演一个谈判高手,锱铢必较。毕竟是来玩,再套用工作模式多没劲啊。  

说着说着,车已经开到了心中的圣地——经典工作室。  

进到别墅,和想象得差不多,一楼是双厅,车库改造成了刑讯室,二楼是摄影棚、化妆间和客房,三楼是服装间。  

毕竟是菜鸟CD,什么内衣内裤、长筒袜一并没有,毛巾也没有带,只能现购啦。反正泓霞姐答应给我单独存放,以后再来可以复用,也不会浪费,嘻嘻,环保意识还是要有的哦。考虑到剧情有浓郁的民族色彩,倒是随身带了些网购的傣族套裙,也给剧中的主角(确切地说应该是配角,主角当然是我)——新郎带了一套男式的傣族套装。  

剔尽了腿毛、腋毛后换上了自带的一套礼服,忐忑地坐上了化妆椅。之前我对自己的脸型和身材还是很有信心的,小时候随便戴顶帽子就像女孩子,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现在。在车上向泓霞姐表达这层意思后,没有得到姐姐很积极的回应,姐姐只是看了看我,说:“化出来才知道,往往很不一样的”。不免对自己化妆后的效果产生了疑虑,现在毕竟不是小时候了呀,我真的会变成美女吗?  

虽然每天都会照镜子,但像今天这样细细地观察自己脸部的每一个细节,还真是第一次。越看越没有信心,分明是一张特别男性化的脸嘛,怪不得泓霞姐不做积极的回应。不要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  

化妆师冬冬小姐手法娴熟,说话轻声轻气,“看上面”、“看下面”、“看镜子”,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脸渐渐显出了轮廓,那是我吗?我努力地把镜子前的美女脸和自己印象中的平时的脸做一些连接,但还是徒劳。  

经典真是太神奇了,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的姐妹会流连忘返。  

“美女,换上高跟鞋,去挑衣服吧”。冬冬小姐把我从迷糊中唤醒。  

第一次换上了心仪已久的高跟鞋,不免大吃一惊,两只脚几乎立了起来,现在开始明白瑜伽教室那些美女们不绷也直的脚型了。  

努力掌握着平衡,我扶着把手,一步一挪地到了三楼。  

哇,那么多衣服,真的挑花眼了,在衣服丛中我转了几圈,还是拿不定主意。善解人意的冬冬小姐出现了,“你要挑那种类型的,我帮你参谋?”我想了一下,要照故事情节,肯定是少数民族类的衣服,就像我带来的,那多没意思啊,毕竟自己又不是专业演员,各种服装体验个痛快才是最重要的,故事嘛,CD体验的载体而已,何必认真呢?  

主意拿定,我便点菜了:“新娘当然是婚纱了,

大姐穿旗袍、

 

二姐穿汉服



,嫂子嘛,穿那种清末民初大家闺秀的那种衣服,

表姐嘛,得要一套活泼、性感点的”。

“色彩?当然要鲜艳一点的,贺岁片嘛”。  

冬冬小姐手脚麻利,一会儿就挑好了5件衣服,最后一件是金色的连衣短裙和银色的长统皮靴。“你自己带的呢?”“下次吧”,这里哪件不比我自己带的强啊,何况都没穿过?  

  

   

  

首先换上了艳丽的红色旗袍,款款地走下楼来。

“美女,”泓霞导演笑盈盈地说:“我想好了,小杰身高17,可以扮演新郎,大姐、二姐、嫂子、表姐、新娘全部由你演,怎么样?”正合我意。小杰长得还真有点少数民族少男的味道,说话也是风风火火,男一号搞定!

简单地用完了午餐,小杰换上了我给她带来的傣族那男式对襟衣和男式筒裙,又戴了一定黑色的礼帽,活脱脱一个英俊的新郎官!

   

  

泓霞导演经验丰富,先让另一位姐姐(可惜名字忘了)念起了画外音:“结婚了,自然是件很开心的事,但这准备工作却也把我忙得晕头转向  

小杰登场了,她(为了效果,还是称“他”吧)从外面推门而入,一边嚷嚷着“我的新娘在哪里”一边往楼梯上走。我赶紧上前拦他,啊呀不好,一紧张高跟鞋掉了,也是选鞋的时候没经验,只顾对尺码,没仔细核对是否合脚。虽然在公司的舞台上演过小品,也获得过好评,但面对镜头还是第一次,而且又穿着从没穿过的高跟鞋,既紧张又兴奋,出点小插曲就在所难免了。“Cut”,泓霞导演很负责:“再来”,这段大姐兰新郎拍了3次,终于象模象样了。我三步并作两步,在楼梯拐角处把新郎拦住,“怎么,想抢我家小妹吗,那得先过大姐我这一关!”“那就来吧”,小杰一把把我摁跪在地上,操起事先放在一边的麻绳,开始对旗袍美女行起了五花大绑。我默默地跪在地上,享受着麻绳上身的愉悦。

   

绑完以后,泓霞姐端起了相机,“美女,在客厅里摆个造型吧”。  

泓霞姐示范了一个扭腰摆臀显腰肢的动作,我努力地模仿,但怎么也做不好,五花大绑,手吊得高高的,又穿着从没有穿过的高跟鞋,能站稳已属不易,再要拗造型就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了。泓霞姐见怪不怪:“女的做这个动作很自然,你们男的做这个动作总是怪怪的。”  

我心里暗暗说:“姐姐啊,变装以后我的心理已经是女性心理了,这种时候就不要再提醒我的男儿身份了。”  

  

 

拍完了照,泓霞姐体贴地说:“好好享受一下吧”。我一步三摇走到客厅里那个落地的镜子面前仔细欣赏这里面的被紧紧绑着的旗袍美人,那么楚楚动人。没想到自己平时最爱看的旗袍美缚图居然可以由自己来作主角。连咳嗽也是那么动人,令人怜惜。一种无限的幸福感充满了全身,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看着我陶醉的样子,泓霞姐提醒我:“要不要打屁股?”我迟疑了一下,我属于比较唯美的,SM情结并不强,不过体验新鲜的感觉一直是我的最爱。而且,小说里本来就有打屁股的情节,只是在四个姑娘都被绑以后,但实际上也不可能拍到这样的场景。学香港导演,现改脚本:抓住一个审一个,不过,都不说实话,难为难为新郎官。  

   

(未完待续)  

   

(175)
 
(12)
 
发表评论

评 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推荐经典有缘文章
经典有缘 TOP 20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