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捆绑我

来源: 作者: 浏览:64641次 评论:24条 2010-06-28 03:11:22

这件事的发生是姐姐的策划。严格地说我也感觉很意外。但是这个意 外却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我的真性情里埋藏了很久的一种幻想 在这个意外中痛痛快快地苏醒了,宣泄了,变成了真的,尽管 当时我痛不欲生。时过境迁,痛已经淡忘了,而这件事的却永远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这件事简单地说就是,我喜欢捆绑了。
我是一所艺术大学的学生,今年20岁,张的还可以吧。个子170,长长的头发,当时是初冬,学校没课休息姐姐约我去她家陪她作伴,我上午穿着短裙,T恤,脚上穿着我喜欢的那种到大腿的过膝高筒皮靴出了家门。到了姐姐家,我和姐姐一起聊天,我们因为某 种原因嘻嘻哈哈地打闹成一团。姐姐在打闹中向我说:“我们玩个游戏吧,她想用绳子把我绑起来。”我很诧异说:“姐姐你怎么这么[变@态]呀。”姐姐突然生气了。
这我其实不是是故意激怒姐姐, 姐姐开始不理我,我觉得很无聊就躺在了她的卧室床上,姐姐坐了一会便走出了卧室。虽 然这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捆绑,当时我不愿意予以肯定,可能我是真的没有意识到吧。一会儿姐姐背着手进了卧室,这时姐姐一拥而上,压在了我的身上先是我的双脚被 抱住,我用力挣扎,然后姐姐开始瓦解我的身体的任何企 图。可是我仍然奋力拼搏。我的双手最先姐姐被抓住和反扭,丝毫动弹不得。但是我的双脚暂时 是自由的,于是毫无目的地但是异常激烈地乱踢一气,企图{MOD}我的姐姐恼怒地骂骂咧咧;踢出去的腿要想再次 进攻必须先收回来,可是姐姐的腿马上就被死死夹住。虽然这场搏 斗象征意义要远远大于实际的杀伤,但是我认为这种挣扎对于即 将被捆住的我来说是必要的,因为这种决不屈服的宣示实际上给 予了我某种悲壮的享受。吵吵嚷嚷的搏斗居然持续了2分钟,在这过程中姐姐用她的{MOD}堵住了我的嘴。 最终姐姐使得我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我的双臂被扭到 背后,我被按趴在床上,全身各部位都被压住。
姐姐拿 出绳子。开始捆我。一出手姐姐就对我是五 花大绑,绳子从我的肩头狠狠地勒下去,开始了在我的手臂上 的游走。七手八脚地捆了半天。当第一根绳子勒住我的脖子时她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 姐姐用力压着我的身体的各个部位,已经使我不太敏感 了,而然后绳子开始渐渐地越来越紧,越来 越紧地束缚我的身体。渐渐地按压我的的压力已经不是主要 的压力,压力开始主要来自绳子了!这种挤压变得清晰,变得 彻底,变得凶狠,变得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变得仿佛不只是肉 体上的。。。。。。在瓦解我的问题上,绳子比起姐姐压我要 有效得多,我现在一点也不挣扎了。居然姐姐没有把绑好了我双手的绳子向 上去穿过我后颈的绳圈然后下拉。令人欣慰的是,姐姐还另有 阴谋。姐姐把我的双腿在踝处绑在了一起,然后把绳子 从我的交叉绑着的双手处绕了过去。很显然,姐姐要把S捆个四马倒攒蹄。而此时脸向下被摆弄着的我,并不象我 这么明辨是非,我不知道绑我的姐姐在我背后忙些什么。虽 然无心反抗,我也并没有合作地把双手向后,双脚向前地来个 配合。这时候按着我的任务中解放出来的姐姐又向上狠拉这股绳子。姐姐的力量很快克服了我身体自 然的阻力,把我的双手双脚绑到了一起。这时姐姐居然找来{MOD}毫不 犹豫地绑在了堵着{MOD}我的嘴上。我对此本能的反应是说不,但显然我不 可以,因为结果是{MOD}塞得太深,已经碰到了嗓子眼。姐姐在四马倒攒蹄捆好了我之后,就把我放在地上,全部离开了卧室。
无助的挣扎对 捆绑者和被绑者都是一件非常[性@感]的事情。我也开始尝 试着把绳子挣开。我在电影里看得多了,主角们挣脱绳索 的事时有发生,而且看起来都容易得不挣脱对不起人。不过捆 绑我的姐姐比那些不入流导演们敬业得多,我很快就发现这是不 可能的任务,不管我怎样扭来扭去,捆绑我的绳子没有一丝的 松动。这时候的我发现距我四五米的地方有一个柜角看起来是尖锐的。 我试图移动过去。可是我的手腕感到了腿的拉力所带来的剧 痛,我的双腿则同时感到了上身的重量,这种重量甚至把我的 大腿处所有的肌肉牵拉得生痛。上下身的重量让上下身都苦不 堪言,我头一次发现我的身体本身也可以变得这么矛盾。我让腿 向前凑,把手向后伸,试图互相减轻压力,而同时我还要向柜 角处一点点地挪动。到第十分钟的时候,我大约移动了10厘米, 却已经精疲力竭。汗水渗出的速度越来越快,第二十分钟时,我大汗淋漓,全身 没有一处是干的了,包括我的袜子。我记得那天穿的 是肉色{MOD},我回头去看我自己被捆扎在一处的手脚看太多 次了,也就记住了。世界开始嗡嗡作响,我觉得自己的喘息声 响得怕人,而后来喘息也不那么容易了。焦躁和绝望交织在一 起,把一股热热的压力挤向小腹,我开始有了尿意。我非常后悔 发现了自己的尿意,但是忘记是不可能的了。这个发现终于把 我吓哭了。剧痛,全身都传来剧痛,而更令我恐惧的是愈来愈强的尿意。忍 耐不可能在同一个时刻照管太多的痛苦和恐惧,我知道自己在大 哭,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声音,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眼泪。 此时对于我来说,有一个庸俗的形容变得如此的贴切,每一秒钟 都是漫长的。最糟糕的事情是在第三十分钟发生的。我崩溃了。一股尿液脱缰 而出,解脱了我的最后一点尊严。所有的压力在一瞬间消失了, 在突然出现的轻松和虚空里我在心里喊出了“完了”两个字。仿 佛死去的感觉在那一瞬间似乎带给我一丝快感。我知道自己永远 都不会想看到自己那一瞬间自己的脸,那是一张极度扭曲的表 情怪异的脸。由于塞着布的嘴大大地张着,由于忍耐痛和尿时 的咬牙切齿,由于失望,惊愕,悔恨,羞辱,眩晕和最后的超 脱写在一起,我的脸变得不可辨认和狰狞。短暂的空白之后所有的疼痛又都回来,此时的我觉得自己是一具 尸体,而尸体就不那么怕痛了。疼痛仍然在,但仿佛都是别人的 了。
大约四十分钟时捆绑我的姐姐回来了。我已经不盼着姐姐回来了。 时间对于尸体丧失了意义,尊严也是。我象一个真正的僵尸那样 听凭姐姐给我松了绑,其实松绑之后我仍然自己保持捆绑的姿 势几分种。全身布满自己的汗水,泪水,尿液和鼻涕的我已经 不知道如何使用我的身体了。姐姐没有把{MOD}从我的嘴里取出,几 分钟后我自己可以活动的时候把{MOD}拿了出来。{MOD}完全是湿的,伸 入喉头的一端沾满了酸臭的粘液。捆绑过去了几个月,当痛和屈辱远去了,我才重新回味起当 时极度的痛苦里面所包含的快感。我甚至开始和姐姐讨论起四马 倒攒蹄的捆法和优点。捆绑象是加在我身上的一种魔法,我在无 意间碰到,就此无法摆脱。这是一种属于我的本性吧,自然得不需要解释了。我实在并不喜欢这件事中间所含的那些痛苦,然而事情就是这 样发生的

(588)
 
(0)
 
发表评论

评 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推荐经典有缘文章
经典有缘 TOP 20
相关主题